植发

专注脱发治疗
解决发友根本问题

植发成消费医疗新热点 技术分类大众需认清

更新时间:2020-12-24点击:标签:植发

脱发大众化催热植发市场 行业机构需重视技术升级,近年来,脱发成为一种越来越普遍的健康问题。国家卫健委发布的数据显示,我国脱发人群已超2.5亿,平均每6人中就有1人脱发。央视近期也对脱发问题进行了专题报道。报道指出,植发作为脱发的主要手段之一,成为“90后”消费主流,植发群体中20至30岁的年轻人占据了57.4%。

图:央视关注脱发话题

如今,植发正受到越来越多脱发患者的关注和选择,催热了植发行业的火爆。然而,由于一些植发机构出于商业目的下的刻意误导,导致很多消费者对于植发技术概念以及发展演变存在不少误区和空白。这些认知盲点亟需得到普及和纠正。

历经百年演变:毛发移植的“前世今生”

根据研究资料,毛发移植技术最早可追溯至19世纪,代表人物是出生于奥斯曼帝国(即“土耳其”)的梅纳赫姆·霍达拉(Menahem Hodara)。

图:梅纳赫姆·霍达拉(Menahem Hodara)

1897年,在中央海洋医院担任皮肤科医生的Menahem Hodara成功将未受影响头皮区域的头发植入到了一位病人的疤痕上。其后不久,他在伊斯坦布尔举行的帝国医学会会议上首次发表了研究结果。接着,他又先后两次公开发表了后续研究结果。

图:Menahem Hodara1898年发表的研究成果

在Menahem Hodara之后多年,又有一些专家针对毛发移植进行实验和研究。但真正可以说得上是现代植发技术的研究者源于20世纪30年代的日本。在二战时期的1939年,日本战地医生奥田硕(Okuda)给一位烧伤的士兵做了植皮手术。他用外科手术的方法从这名士兵的后枕部切取了一块约6平方厘米的头皮瓣,移植到这名士兵烧伤的前额部位,结果在移植的部位意外地长出了新发。然而,由于正处于二战的混乱时期,当时由此出现的一系列研究成果并未得到世界医学界的重视。

直到1959年,美国外科医生Norman Orentreich在一篇名为《Annals of the New York Academy of Science》的论文中在西方首次发表了现代毛发移植术的原理和手术方法,提出移植术的“供体优势”理论。其核心思想是“hair maintained the characteristics of the area from which it comes (the hair-bearing donor area), rather than to the area in which it is transplanted (the bald recipient area)”。即:毛发会保持它原有的特性,毛发的特性决定于它来自于哪里(后枕部供体),而不是它被移植到了哪里(前额和头顶脱发部位)。

“供体优势”理论的提出奠定了毛发移植技术发展的生理学基础。Norman Orentreich也因此被誉为“毛发移植之父”。

图:“毛发移植之父”Norman Orentreich

之后,自体毛发移植从手术器械、操作技术方面不断有的研究成果问世。1984年,病理科医师荷丁顿(Headington)提出了毛囊单位(follicular unit)的概念。他认为毛发是由成组的毛囊生长,每个毛囊单位由其独立的神经血管、皮脂腺、汗腺和立毛肌包绕在胶原纤维鞘内,因此仔细地将1个或多个毛囊单位进行移植,既节省供区,又有较高的成活率。1987年,美国皮肤科医师Robert Limmer提出显微镜辅助毛囊单位分离手术,使毛发移植技术逐渐发展成为一种安全可靠的医疗技术。1988年,FUT(Follicular Unit Transplantation毛囊单位头皮条切取)技术正式出现,成为毛发移植的“金标准”方法。2002年,美国的William Rassman博士在世界植发大会上又正式提出了毛囊单位提取技术,也就是现在被大家熟知的FUE(Follicular Unit Extraction)技术。

重要的问题说三遍:FUT、FUE均是取发技术

植发手术主要分为两个过程,取发和植发。首先需要重点说明的是,无论是FUT还是FUE,均是取发技术而非植发技术。目前,业内有机构把FUE宣称为“植发技术”,这是对消费者的严重误导。在由中国整形美容协会牵头起草、并在10月对外公布的《毛发移植规范》(征求意见稿)中,明确将FUT、FUE技术列入“毛囊单位移植体的获取”。

图:中国整形美容协会《毛发移植规范》(征求意见稿)对FUT、FUE技术的界定

具体到两种取发技术的区别。FUT是从后枕部安全供区切取头皮条,然后在体式显微镜下将头皮条分离为单个毛囊单位移植体,再移植到秃发区。它的优点主要在于基本适合所有发质,可以最大限度地利用毛囊,一次可获得较多的毛囊单位。但缺点也非常明显,后枕部会遗留条索状瘢痕,不适合非头部毛囊的获取、不易被求美者接受、术后回复时间较长,手术产生痛苦较多。

图:FUT取发后的手术痕迹非常明显

FUE是采用特殊精密仪器从后枕部的头皮供区分散性地取出单个毛囊,无需开刀,无需缝合。因此,具有创伤小、供区不用缝合、伤口愈合快、愈合瘢痕不易见等优点。但不适合大面积的脱发患者,更适用于脱发面积小或要求手术范围较小者、头皮严重瘢痕以致切取头皮条难度较大者、瘢痕体质者等情况。所以,在实际手术过程中,往往还会根据患者情况,采取“T+E”结合的方式进行取发。

此外,近年来市场还出现了不剃发取发技术,主要针对一些个性化的需求和特殊人群,比如女性长发以及发际线种植等。此技术目前还在逐渐成熟中,应用范围相对有限。

植发技术主要有两种 微针技术相对更领先

对于植发环节的技术,中国整形美容协会对外公布的《毛发移植规范》(征求意见稿)中在“毛囊单位移植体植入”一节也同样作了明确,共有3种方式:镊子种植、种植笔种植(即“微针植发”)、即插即种。但最常见的主要是镊子种植和微针植发这两种方式。

镊子种植是最传统的植发技术。该技术采用宝石刀打孔,用镊子将毛囊植入皮下。种植时需要用两把镊子,一把镊子撑开皮肤,另一把镊子将毛囊种到皮下,种植孔约1.0mm-1.5mm,手术创口相对较大,种植密度不够高,同时毛囊方向性也不易把握。可以说缺点十分明显。

图:传统的镊子植发步骤(演示)

微针技术在国内出现较晚,是大麦微针植发在2006年从国外引进,并先后进行了5次本土化的创新升级。该技术所使用的微针,在国际上被称为“ImplanterPen”。其针孔直径仅在0.6mm-1.0mm之间,可以根据每个人头发粗细的直径而调节使用。

图:微针的内部结构

植发时,将分离好的毛囊置入微针笔尖的卡槽中,然后通过微针内部的自动弹簧装置直接将毛囊送到皮下。在建立毛孔通道的同时,让创面更小,创口比传统植发小1/3。由于创面小,恢复也更快,最快的可以实现术后24小时冲洗。另外,微针种植的精度、密度都更高,而且可以360度灵活掌控方向,头发生长方向更为自然。

图:微针植发步骤(演示)

虽然微针植发技术也有器械成本高、对操作要求高、需要医护人员较多等不足,但客观地说瑕不掩瑜,目前是国际上公认的最先进的植发技术,在2017年世界植发大会上被重点推荐。毛发移植领域的权威William Rassman博士在2018年第三届中国毛发移植大会暨第六届亚洲毛发移植大会上曾表示,微针植发是国际领先的革命性植发技术,国际先进的植发机构都是采用该种技术。在2019年的世界植发大会上,有韩国医生分享了自己在临床试验中得到的成果,充分证明了微针植发的良好手术效果。

图:2019年世界植发大会韩国医生关于微针植发的实验成果分享

植发市场前景广阔 从业机构需重视和正视技术创新

虽然毛发移植技术已经历经了一百多年的演变,但在国内还是一个比较新的行业,发展到现在也就20多年的时间,市场并不成熟。随着脱发问题的大众化、年轻化加剧,消费者对毛发形象的关注不断加深,在毛发问题上的消费意识和意愿都在不断增强。有数据显示,2020年国内的植发行业规模将达到200亿元。因此,整个植发市场的前景非常广阔。

植发的本质是医疗服务,技术是打动消费者、引领市场发展的关键所在。然而,目前行业内部分机构不正视、不重视先进技术的应用和创新,甚至通过宣传刻意误导消费者。这对行业的有序升级发展带来了极大的阻碍。对此。有三甲专家表示,植发行业现在面临的是整个需求在爆增。需求爆增会反向形成市场压力,倒逼技术快速增长,技术一定要不断的满足供应需求。

展望未来,“颜值经济”、“脱发经济”的大潮滚滚而来,所有的从业机构都应该以技术为本,正视和重视植发技术的创新升级,通过更先进的植发技术,为消费者解决脱发困扰,为大众带来更自信美好的生活。

植发咨询
微信公众号